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賣豬肉的 洞中狐

676 布局

    對了,上次過來的那幾個人怎么樣了?”

    等宋鵬飛掛斷電話,王泉順勢開口,林東聽后眼睛一亮,也是期待的看著宋鵬飛。

    “他們的位置太敏感了,集體辭職剛剛發生沒幾天,這個時候如果提出辭職的話,難度肯定會更大!彼矽i飛簡單說了一句,隨后又是笑道,“他們都是有主見的人,知道怎么做!

    都說懷孕的女人更加敏感,王泉僅僅是在屠宰場待了一天,張舒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兒。有父母坐鎮屠宰場,王泉就算是有事過去,最多把事情講清楚就回來了,哪里用得著待一整天?王泉回家之后,張舒直接擺出一副不說實話誓不罷休的架勢。

    王泉怕她疑神疑鬼的影響到心情,就把苗慧娟骨頭驚了的事情說了出來。劉香蘭已經去看過了,確實不嚴重。

    “骨頭驚了是小事嗎?瞞著我是幾個意思?那是我媽!”

    張舒聽后明顯變得有些激動,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前年父親搬貨的時候腳踝骨折,在家休養了好長一段時間,自己可是親眼見過他難受的樣子,F在老媽出了同樣的事情……

    惡狠狠的瞪了王泉一眼,扭頭就往門口走。

    王泉看她的架勢就知道這是要換鞋子出門了,趕緊跟上又是勸說道:“咱媽去看過了,真沒有你想象中那么嚴重。這大晚上,你就別亂跑了。明天,明天我帶你過去行不行?”

    正在廚房忙著做飯的劉香蘭聽到兩人的聲音,趕緊從廚房里出來,看著張舒一副堅決的表情就知道攔不住了。劉香蘭猶豫了一下,對著王泉說道:“你開車帶小舒去看看也好,詳細了解情況才能安心。去吧,路上買點現成的飯菜,別再麻煩你岳父了!

    張舒換好鞋子推開門,一只腳都跨出去了,又扭頭看向劉香蘭,強擠出一絲笑意說道:“媽,我們走了啊!

    說話的時候看都不看王泉一眼,顯然把隱瞞事實的罪過全放在了王泉頭上。

    開車出門,張舒扭頭看著窗外,一言不發。王泉知道,張舒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你給咱爸打個電話問問咱媽有沒有什么忌口的,等會也好買菜!

    這個時候,越是沉默,張舒心里憋的氣越是難消,王泉主動笑著提醒,張舒這才轉過頭。下意識的掏手機,卻發現自己出來的匆忙,根本沒拿手機。眼神不善的看了王泉一眼,從中控臺上拿過王泉的手機給張成剛打電話。

    電話接通之后,張舒像是找到了宣泄口,直接質問張成剛為什么瞞著自己,不管青紅皂白先把張成剛數落一通。

    王泉在一旁屏氣凝神像是沒聽到一樣,心里卻是暗暗松了一口氣,氣撒出來就好,這樣自己就輕松了。

    不知道電話里張成剛說了什么,張舒語氣慢慢柔和下來,詢問苗慧娟想吃什么。掛了電話,張舒扭頭看著王泉說道:“我媽說好幾天沒吃手搟面了,你等會去小區外面的王二毛手搟面買點飯菜!

    這個時候可不能裝作沒聽到,王泉應聲點頭。

    先把張舒送上樓,王泉連門都沒進,直接去外面買飯菜。等他帶著飯菜回來之后,看到一家三口坐在客廳里有說有笑,就連張成剛都是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哪里像是剛剛被數落一通的人?

    苗慧娟看到王泉手里拎著的飯菜,臉上笑容更盛,對著王泉說道:“竟給你們添麻煩了!

    “以前我們過來你都是親手下廚張羅一大桌子菜,張舒現在身子不舒服,要不然肯定讓她親手給你做飯!蓖跞χ奄I回來的菜裝盤,又把打包回來的面條倒入盆中。弄好之后看向張成剛說道,“在客廳吃吧,別讓我媽來回走動了!

    張成剛點頭,起身幫忙把飯菜端到客廳的茶幾上。

    “換到中原衛視,馬上就該天氣預報了!

    張成剛對著張舒說了一句之后,又是感慨道:“聽說南方連續好多天大雨暴雨了,咱們這里聽說也有暴雨,千萬別連著下雨,到時候拉豬都是麻煩事兒!

    “昨天我爸也說了,如果真下暴雨的話,工地都得停工!

    王泉接了一句,剛想繼續說話,就被電視里的一則新聞吸引了,趕緊扭頭看向電視。

    “秦牧原當選南洋市政協第六屆委員會常務委員……”

    王泉第一次見到秦牧原長什么樣,電視里的秦牧原看起來很年輕,臉上始終保持著親和的微笑。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大部分人都會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公司職員。

    張成剛注意到王泉的表情,在一旁笑著說道:“這有啥好稀奇的,但凡生意做到一定地步就能加入政協,各個地方都這么干的!

    電視里剛才介紹了秦牧原的職務信息,苗慧娟看王泉微皺眉頭心事重重的樣子,還以為他在羨慕秦牧原,當下笑著說道:“你比他年輕的多,只要好好干,以后肯定也能進去!

    新聞播報完畢,王泉這才扭過頭,輕輕搖頭說道:“我不是羨慕他進入當地政協,剛才新聞里提到秦牧原今年上半年先后在驛站市的上蔡縣、阜羊市的潁上縣和北湖省老河口市三個地方洽談了近百億的項目,其中兩個已經進入到了實質性階段!

    張成剛聽后臉色一怔,幽幽嘆道:“財大氣粗啊,養豬首富的稱號真不是白給的!

    王泉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隨后又是搖頭苦笑道:“牧園集團有錢是大家公認的,我想說的不是這一點,如果不是新聞報道出來,咱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有這樣的動作,信息渠道太落后了,不,是咱們太過自我封閉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發展方面了,很少主動關注行業新動態!

    說完,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露出思考的模樣。

    張成剛看了王泉一眼,嘴上沒說心里卻是贊同王泉的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一個道理,不管是做什么樣的生意,如果跟不上國家政策,只能憑借個人努力換取結果,結果還不一定能達到自己的滿意度。如果能抓住大政策帶來的機會,做事就會事半功倍。

    可事實情況是什么樣呢?在生意規模不夠大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埋頭苦干,一心想著把自己的生意做大。哪怕知道國家出臺了什么樣的政策,也不一定愿意改變自己的方向,因為他們不確定大政策是否能夠落實到自己頭上。與其把希望放在不確定的大政策上面,還不如抓緊時間多干點事。

    久而久之,誰還去主動關注這些東西?

    在張成剛心里,如果自己換到王泉的位置上,也不一定主動關注外界的新動態,因為這些事情短時間內影響不到自己。

    這條新聞給王泉敲響了警鐘,同樣也給王泉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牧原集團去年就跟驛站市的正楊縣達成了投建大型屠宰加工廠的合作意向,正楊縣的項目還沒有落成,他們又要在這三個地方投資生豬養殖項目和大型屠宰加工廠,特別是上菜縣這個屠宰加工廠,宛如一根鋼針扎了王泉心里。

    上菜縣的養殖總量很大,也是整個驛站市九縣一區當中唯一一個擁有養殖協會的地方。之前養殖協會產出的生豬零零散散的供應給了不同地方的屠宰場,王泉就跟上菜養殖協會合作過。如果牧園集團在上菜投建大型屠宰加工廠,養殖協會還會舍近求遠把生豬賣給外面的人嗎?

    比之牧園集團,九鼎商貿差的不是一星半點,人家已經開始積極在各地布局了,自己這邊還在計劃之中。做生意晚一步就會一直落后,王泉怎能不著急?

    必須要加快速度了!

    “我知道!”

    回到家中,王泉給宋鵬飛打電話詢問他知不知道牧園集團的一系列布局動作,宋鵬飛的回答讓王泉更加郁悶了。

    似乎沒有察覺到王泉的不對勁兒,宋鵬飛又是接著說道:“他們進入分割肉類市場的想法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動作幅度并不算大,可去年生豬價格飆升給他們創造了大筆的利潤,手里有錢了動作稍微大點不挺正常么?”

    “你怎么突然關心起這個了?”

    王泉無聲嘆息,“今天晚上無意間看到的新聞,看著人家都坐車往前跑,咱們還在原地踏步,心里就開始著急了!

    “呵呵!

    宋鵬飛淡笑著,“這事兒就不是著急的事兒,前期工作沒準備好,就算邁步出去也得陷入被動。你知道龍達牧園嗎?”

    “知道!

    “那你就應該清楚,龍達牧園是魯省龍達肉食品公司跟牧園集團于2008年合資投建的屠宰加工企業,這兩家的結合就是最簡單的資源互補。單從出資比例來看的話沒啥問題,但龍達掌握著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這意味著什么?難道說牧園連幾千萬都拿不出來?”

    沒等王泉回答,宋鵬飛自顧自的接著說道:“這么跟你說吧,魯省龍達大部分業務都是對外出口,主要針對大型連鎖商超和食品加工廠,他們擁有的渠道銷量并不小。而牧園集團最缺的就是銷售渠道,這是為什么人家能夠拿到百分之六十股份的主要原因!

    “有句老話說得好,合伙生意不好干,不管是個人還是公司之間的合作,都會出現或大或小的矛盾。去年三月份,中原牧園肉食品有限公司注冊成立,然后就跟驛站市正楊縣簽訂了年產200萬頭生豬的屠宰加工項目協議,再接著就是你剛才說的那些布局動作!

    “從2008年跟別人合資開拓屠宰加工項目,到去年他們自己單干,中間花了十一年的時間,F在牧園集團到底掌握了多少銷售渠道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們肯定做足了評估才敢這么大刀闊斧的投建屠宰加工廠!

    王泉一直沒有說話,宋鵬飛還以為自己這番話打擊到他了,又是委婉說道:“我說這些并不是潑冷水,而是想告訴你磨刀不誤砍柴工。咱們跟牧園集團不一樣,他們跟龍達合作的時候只是單純的養殖企業,并沒有其他業務板塊,更沒有分割產品的銷售渠道。所以,他們必須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沉淀借用別人的東西!

    “咱們不一樣,咱們都是做渠道出身的,本身就擁有渠道,再加上咱們還可以找到能夠直接拿來用的銷售渠道。最困難的環節都不擔心,還用得著擔心其他嗎?我還是那句話,只要把渠道整理好,咱們就能正式啟動。一旦啟動,做事的效率絕對不會低了!

    ……

    次日,也就是六月二號,出差多日的李宏終于回來了。

    “五個加工廠,總共招募到了五百七十六名熟練工人,昨天已經正式上崗工作了。我最早帶過的幾個負責人留在那里負責日常生產工作,等老張安排好分包商之后,分批調出填補到其他場子去!

    李宏到達洛河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得知王泉在屠宰場,李宏直接開車過來。見到王泉之后立刻把東北的情況說了一遍,說完之后看著王泉笑著問道:“進行的咋樣了?”

    “啥咋樣了?”

    王泉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人啊,不是說宋鵬飛拉了不少人么,怎么一個都沒看到?”

    “業務方面的人都被宋鵬飛安排出差收集市場信息去了,生產方面的人還沒過來報道,說還需要兩到三天的時間才能徹底交接完工作。至于那幾個牛人,現在還沒有辭職,等待何時的機會呢!

    王泉一口氣把所有人的動態說清楚,又是笑道:“辛苦你了,趁著現在不是很忙,好好休息幾天吧!

    李宏笑著搖頭,“要說累,也就是剛過去的那幾天,幾乎都沒睡過安穩覺。后來確定要打官司之后就輕松了,現在早已調整好了。再說了,公司馬上就要有大動作了,我哪還有心思休息!”

    “對了,投建新屠宰場你是怎么考慮的?”

    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