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第203章 虎牙來襲

    商尹城。

    商尹城不大不小,在大周南境邊城里屬于中等城池,是為方圓百里的中樞,內藏諸多軍需,所以也是方圓百里眾多邊城里守軍最為充沛的,有一萬有余,是昔日的虎牙關軍力的數倍之多。

    大周實力雄厚,兵力強勁,近些年來只有他找其他王朝的岔,無人敢主動挑釁,羋熊是個廢物,十數年前被西晉打破了膽,更不敢挑釁五大王朝最鼎盛的大周。所以大周南境一直相當安靜和平,作為商尹城的守關將軍于成,年近五十的他體力漸衰,安靜的商尹城真是個不錯的養老之地,作為百里眾邊城的物資中樞,平時更有不少油水撈,簡直快活。

    他都不舍得卸任了。

    直到昨天傍晚和今天清晨,接連兩封加急軍令從邊境發來,上面華安的元帥印徹底打破了商尹城多年來的平靜。

    南楚王朝八大諸侯國百萬大軍齊出北關!

    景國軍師易風發出公告,誓要在十天內拿下大周七城!自己的商尹城赫然在列!

    得到華安發來的第一封軍令,于成簡直驚呆了。他知道自家大周扣押南楚三大將軍的事,雙方在北關對峙已有數天,除了一開始的驚訝之外,他都習以為常了,萬萬沒想到,突然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死守!”

    “商尹城出現變故,我提著你的腦袋進京復命!”

    華安的手書詞藻鋒銳,讓已經被溫柔的歲月近乎磨平軍旅崢嶸的于成大驚失色,連夜召集麾下牙將準備守城事宜。結果忙了一晚上,還沒緩過神來,華安的第二封軍令就來了。

    “易風再發公告,十二時辰必然拿下我大周第一城,商尹城雖不一定屬于此列,但爾等休要懈怠,他的第一目標定然近靠商尹,我命你不僅要完善好守城事宜,更要做好出軍剿匪的準備!”

    不僅要守關,還要抽出兵力支援?

    于成忙碌一晚上的計劃全因華安的一封信打亂了,暗暗驚詫“易風”膽量的同時,更是忐忑不安。

    “我商尹城,這是招誰惹誰了?!”

    城內騷亂,沒人會想到王朝在和北越激戰的節骨眼上,南境竟然也會有戰火欲起的禍端征兆,十幾年沒打過仗的于成真的有點慌。好在,華安也不是光吆喝不給干糧的主。

    太陽掛上云梢,有斥候稟報,西邊有大軍靠近,把于成嚇了一哆嗦。

    這么快?

    自己才得到軍令兩個時辰,景國虎牙軍就到了?

    他嚇得差點背過氣去,主要是年長體衰,再加上徹夜的勞累,狀態更是不濟。好在傳令的斥候沒有大喘氣,臉色潮紅興奮道:“是楊虎將軍!”

    楊虎?

    于成聞言大喜,一下子來了勁頭!坝芯攘擞芯攘!”

    于成就像是一個溺水之人在窒息的前一秒終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面色潮紅。不怪他不穩重,只因為這楊虎來頭極大,乃是華安身邊數一數二的虎將,麾下猛虎營更是大周南部軍區有名的老牌勁旅,雖然只有五千人,但全是驍勇悍將!再加上楊虎本就是大宗師之位……

    穩了!

    商尹城穩了!

    “還不快去請?!”

    看見斥候還在發愣,于成一聲怪叫,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連忙壓下聲音:“快請!”

    “這可是咱們得護身符。這次咱們商尹城能不能守住,就看楊虎將軍的了!”

    牙將一振,這才連忙去準備相迎之事。至于于成剛才的失態,他完全沒放在心上。商尹城被列在了對方必攻的名單上,換哪個守城將軍能淡定?至于,于成對楊虎到來表現的激動和諂媚更是正常。雖然從名義和軍銜上說,他們都是大周的將軍,名列二品,可兩人的能量……完全不是一個水平上的。

    迎軍!

    此間細節暫且不表,但顯而易見的是,楊虎率猛虎營親臨商尹城,對商尹城本土的守軍士氣影響是巨大的,籠罩在商尹城上一夜之久的陰霾都有種要完全散去的征兆。

    ……

    一刻鐘后。

    商尹城,將軍府,迎客廳。

    于成是這座府邸的主人,但在此刻,他哪有身為主人的威嚴?坐在副位上,臉上更多的是諂媚,望著坐在主位上的一個彪形大漢,姿態放的很低。

    這大漢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剛進城不久的楊虎。對于成諂媚的各種緣由,他更是心知肚明,抓起身邊桌子上還蒸騰著熱氣的茶水,也不管是不是燙嘴,牛嚼牡丹似的一口吞下,砸吧砸吧嘴,笑道:

    “于老哥,聽說昨天晚上你商尹城忙了一宿,到現在都沒睡?”

    于成連連點頭,楊虎再笑,一甩手,大大咧咧道:“其實老哥你完全沒必要這么擔心。區區景國虎牙軍,才兩萬多兵馬,敢深入我大周腹地,那不是茅坑里打燈籠找屎?”

    顯然,楊虎這些話并不能徹底消除于成心里的擔憂。

    “但我聽說那虎牙軍,和南楚其他諸侯國的軍隊有些不一樣,似乎……”

    楊虎不屑一顧,冷笑道:“我說于老哥,你怎么能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是!虎牙軍是有點詭異,傳聞它還和什么巫神傳說有關系,不過那都是從南楚傳來的,你真的信么?”

    楊虎身材高大,比于成高了一個頭,斜著眼睛睥睨道:“傳言總是夸張的,哪怕和傳說有三分相近,它虎牙軍還各個長著三個腦袋不成?”

    于成聞言一滯,諂笑道:“那當然不至于!

    楊虎看到于成服軟,這才滿意的笑了,甕甕道:“這不就對了?”

    “退一萬步說,這可是咱們元帥擬定下來的計劃。咱們元帥,你還信不過不成?那張名單上雖只有六城,但按元帥的分析,景國的第一目標應當在商尹之前。如今元帥更已經調動十萬兵馬,散布在西邊各邊城周圍,只等景國敢現身,就立刻引動全軍,給它來個包餃子,哪怕它真的不怕死,同我大周邊城魚死網破,同歸于盡,那也定然和咱們商尹城沒啥關系。所以要我說,于老哥,您就好好地把心放在肚子里,等著看戲就成了。元帥若是能讓區區兩萬人馬攻到商尹來,那豈不是打咱們大周的臉?就是你我愿意,元帥又豈能愿意?”

    楊虎搖頭晃腦,逮著當前的局勢就是一通分析,混亂無章,大有一種武夫耍毛筆的感覺,聽的于成這叫一個云里霧里。但是有一點,他聽清楚了。

    元帥軍令!

    大周尊嚴!

    “沒錯!”

    “景國挑釁我大周,關乎王朝的尊嚴。元帥享皇室榮華,地位尊崇,又豈會讓這等事發生?”

    于成不相信楊虎,但他當是百分之百的堅信華安。

    大周三大軍神之一!

    華安之威名,是從一場場戰績斐然的大戰上建立起來的,如今更享鎮南元帥之稱,命運與大周的尊嚴榮譽綁定,他的安排,豈會出現紕漏,又豈敢出現紕漏?!

    想到這里,于成眼底終于浮起了幾絲活泛,沖楊虎一拱手:

    “楊將軍不愧是元帥的左膀右臂,這番分析真是獨到而精準,于某佩服!”

    一個不大不小的馬屁,吹的楊虎那叫一個舒爽,眼睛瞇成一條縫都快看不到了,笑道:

    “所以啊,于老哥……”

    楊虎真的好久沒有這么爽過了。他是華安麾下的一名虎將不假,但也只限于武力強橫,對于帶兵打仗真是沒什么智慧,這也是他對自己最不滿的地方,此時假借華安之名在于成面前海吹神侃一番實在是太過癮了,正要繼續吹個痛快,突然。

    “報!”

    “于將軍……不,兩位將軍!大事不好了!”

    還是那個牙將,他是商尹城斥候頭領,高呼前來,于成才剛穩定不久的一顆心頓時又是一顫。

    “快說!”

    牙將不敢拖延,如實告知:“回稟兩位將軍,南邊十里,有大軍的影子正在飛速接近!”

    南邊!

    大軍!

    于成心頭猛地一震,第一個念頭就是

    景國來了!

    虎牙軍來了!

    他們穿過大陰山脈,撲過來了!

    可正在這時,楊虎似乎明顯有不同的看法,聽到斥候牙將的稟告眼瞳一亮:

    “飛速?”

    “是騎兵?”

    牙將連忙回答;“回楊將軍,屬下沒敢貿然靠近,但他們的速度,的確和騎兵相當!

    楊虎聞言似乎確認了什么,笑了,望向一臉緊張的于成輕松道:“哈哈,于老哥不要緊張,易風固然膽大包天,也絕對不敢白天頂著大太陽攻我大周之城,那動向實在太明顯了,他絕對不可能這么蠢!

    “以我來看,應當是張鳳鳴的騎兵到了!

    張鳳鳴?

    于成聞言驚訝。身為大周將軍,他當然知道張鳳鳴是誰。

    “東齊也參與進來了?”

    楊虎點頭:“那是當然。既然他們咽不下那口氣,想在我大周境內抓住易風,元帥當然不可能拿著白白的苦力浪費不用。實不相瞞,元帥派我率猛虎營至此,也有監視東齊兵馬的意思!

    “沒想到,他們來的還真是快,只比我慢了一步?磥,這易風昔日讓他們吃癟不少!”

    楊虎說著,眼底冷光四溢,掠過商尹城寬大的城墻,如聽到了城外奔馳的馬蹄聲,冷笑道:

    “于老哥,走吧!

    “既然他們來了,我們作為東道主,肯定沒有置之不理的道理。不過,來者是客,商尹城里還是太狹窄了,有我猛虎營就夠了,至于他們……”

    “于老哥,你懂我意思吧?”

    楊虎斜睥一眼,于成立刻打了一個激靈。

    拒之城外?

    讓他們在城外駐扎,一旦景國虎牙軍兵行詭計來襲,先讓他們頂上?

    于成畢竟是混跡軍旅多年的老油條了,楊虎的話外之音他豈能聽不出來?只是對方一個眼神,他已經連忙點頭道:

    “明白,當然明白!”

    楊虎這才滿意一笑,一手扶著腰間佩劍,一手攀上于成肩頭:“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爽快!”

    “走,于老哥,咱哥倆去會會這群東齊崽子!”

    楊虎就這樣攬著于成肩頭出了將軍府朝墻頭走去,舉手投足之間哪里還有半點客人的意思,赫然是半個主人的模樣。

    于成卻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更別說提意見了。畢竟,商尹城能不能守住,他還得全靠身邊的這位大宗師呢。

    “大周和東齊……”

    路上,心思縝密的于成還在思索著無意間從楊虎話里透出的話外之音,感受著其中的暗潮涌動,突然

    “將軍,不對!”

    還未踏上城墻,那斥候牙將再度奔來,面色潮紅如血,更充滿駭然。

    不對?

    什么不對?

    難不成這次來的不是東齊的兵馬,還能是景國的虎牙軍不成?

    于成被楊虎洗腦,基本上斷定虎牙軍絕對不敢攻來,聽到斥候牙將的稟告,冷冷一笑,渾不在意,直到

    吼!

    城外,兇獸嘶吼如潮水般涌來,沉悶如雷,攝人心魄,令于成的心不由咯噔一下,臉色瞬間狂變。

    這道突如其來的獸吼遮去了斥候牙將的下一句稟告,但是,也不需要他的稟告了,臉色大變的于成和楊虎都已經知道了他下一句話要說什么。

    是虎牙軍!

    從南境趕來的,真的是虎牙軍!

    :。: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