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

第五百八十八章 有身孕了?

    “什么?”

    柳飛絮幾人,頓時就呆住。

    怕龍嘯天等人抓錯人,所以故意留名?

    是害怕連累到那些普通的無辜民眾,不讓龍嘯天找到借題發揮打壓異己的借口嗎?

    這也……

    太偉大了吧。

    所謂義薄云天,舍身取義,也不過如此吧。

    相比較而言,他們幾個人,為了營救崔顥,卻沒有考慮到這么多。

    怪不得人家能夠成事。

    而自己幾人卻差點兒被抓。

    這是氣象和格局的差距啊。

    這一瞬間,林北辰的身影,在柳飛絮幾人的眼中,立刻變得高大了起來。

    雖然這個瞎子……這個紈绔……這個少年腦子不太好使,但人格魅力真的是讓人欽佩。

    “既然林大少不愿意逃走,那我們幾個,也留下來!

    柳飛絮、鄭鬼和農三劍等人,相互對視一眼,心有默契,立刻就同時做出了決定,道:“我們愿意遵留在營地,與龍嘯天做個了結,哪怕是是戰至粉身碎骨,也絕無怨言!

    這幾個人,除了柳飛絮在朝暉城安家,算是安定了之外,鄭鬼、農三劍、周道海等人,自從離開了小劫劍淵之后,基本上都是漂泊游歷在江湖上,居無定所,這一次為了營救崔顥,才集結而來,如今崔顥獲救,自然也是無牽無掛,又覺得林北辰乃是偉岸大丈夫,仗義美少年,有些脾氣相投,立刻就王八瞅綠豆對了眼,決定留下來幫一把。

    “哈哈,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林北辰當然不傻,立刻就接納。

    這幾人可都是武道宗師級的高手。

    他早就想要使點兒手段,把他們留在自己的陣營中。

    哇哈哈哈。

    現在好了。

    只要這一次他們留下來,待本少爺虎軀一震,開幾個掛,你們還不得納頭便拜?

    正說話之間

    “色哥哥,你這身衣服有點兒寬了……”

    柳勝男洗刷完畢,因為身材高大火爆,所以倩倩和芊芊的衣服不能穿,所以換了一身林北辰的袍子,頭發濕漉漉地走回到了前帳,大大咧咧的樣子,尤其是稱呼……

    傻女以一己之力,讓原本義薄云天男兒氣概的大帳之中,突然就充滿了曖昧的氣息。

    柳飛絮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女兒。

    他猛然想起,剛才林北辰說的‘找兩個漂亮姑娘給我按摩放松一下’……

    感情找的就是自己的女兒啊。

    堂堂小劫劍淵的武道宗師,朝暉城中有名的【大風鏢局】的當家,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風浪的柳飛絮,在這一瞬間,腦海之中一片空白,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

    林北辰完全無法理解柳飛絮的心路歷程。

    他看了看柳勝男,眼前一亮。

    這傻女穿著男裝的樣子,就好像是前世地球上那些穿著男性白襯衫的兩女一樣,又攻又A,英姿颯爽,讓他不由得雙眼放光。

    “爹,你們也來了?”

    柳勝男看到父母,頓時大喜,一顆心也終于是放心下來,道:“太好了,你們都沒事……嘔……”

    動作劇烈,導致剛才的頭暈又有點兒發作,一聲干嘔。

    而這個聲音,進入柳飛絮的腦海中,就如同一個【流玄爆彈】在他的腦海之中炸開了。

    已經……

    有……

    身孕了???

    自己的女人自己了解。

    雖然傻頭傻腦,但絕對不是什么水性楊花隨便的人。

    這樣子,只怕是和林大少已經早就暗地里有交往了。

    這……

    唉,這都生米煮成熟飯了。

    他這個當爹的,還能說什么呢。

    他強顏歡笑道:“小男啊,你先帶你娘和兩個弟弟,去清洗一下吧,我有事,要和林大少商量一下!

    “哦,好的!

    傻女很興奮地帶著娘親,還有兩個雙胞胎弟弟,去后帳之中清洗。

    那熟練的樣子,好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樣。

    這更加確定了柳飛絮心中的猜測。

    他看了看大帳中的其他人,又看看林北辰,咬咬牙,道:“林大少,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好好談一談,能不能……讓大家先回避一下!

    林北辰擺擺手,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我林北辰義薄云天,事無不可對人言,高手兄,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說吧!

    自己人?

    柳飛

    絮一聽,這算是變相地承認了嗎?

    “好吧!

    柳飛絮喉嚨聳動了一下,看著大帳中這么多人,也不好說透,于是委婉地道:“勝男還是個孩子,平日里大大咧咧,但本性還不錯,大少千萬不要責怪她啊!

    這個老丈人,當得憋屈啊。

    林北辰笑著道:“哈哈,這個我早就知道了,放心吧,我不會和她一般見識的!

    早就知道了?

    果然,自己之前的猜測沒錯。

    兩人早就在一起了。

    柳飛絮覺得有點兒心塞。

    林大少實力高,人品好,長的也俊,說起來倒也是一個合格的女婿。

    就是這個先斬后奏的方式……

    罷了罷了。

    不多說了。

    他一時間,心灰意冷,于是閉口不言。

    “大家都散了吧,趕緊去干活,不要耽誤事情!

    林北辰揮揮手,抬腳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后帳洗澡,看的柳飛絮心頭一跳,好在林大少這是也想起,柳勝男她媽也去了后帳,于是轉身和眾人一起出了大帳,另外找了地方去洗澡。

    這個時候,柳飛絮等人,走出了大帳,才來得及認真大量云夢營地。

    然后他們就被震驚到了。

    和他們之前對于流民營地的印象不同,眼前的云夢營地,竟是一副熱火朝天,生機勃勃的景象。

    所有的云夢人,都是衣衫整潔,臉上洋溢著充滿希望的幸福笑容,沒有一絲一毫挨餓和受凍的樣子,正在精力百倍地建造自己的新家園。

    而且他們建造的建筑,非常奇特。

    與朝暉城……不,應該說是與風語行省大部分的建筑都不同。

    看起來方方正正,一層摞著一層,沒有什么古典韻律和飛檐畫棟的優雅,但卻有一種整齊而又規律的美感。

    一口口水井按照不同的布局打鑿好,可以覆蓋到偌大的營地。

    還有光著膀子的精壯漢子,來回穿梭于營地各個工地之間,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身上帶著只有帝國精銳軍隊士兵才具有的彪悍之氣,而且實力都極為強悍,最差的幾個也是八九級的武士境,偏偏又沒有帝國精銳士兵那種倨傲和冷酷,反而是和顏悅色地對待每一個平民,樂于助人。

    “那些家伙,是真正的士兵,上過戰場的!

    鄭鬼不由得露出驚容道。

    “不錯,精銳中的精銳,整個朝暉城諸大戰部之中,只有少數幾個王牌戰部,才可以與之媲美!

    農三劍面帶不解地道:“這樣的精銳,為何會出現在難民營中!

    “不止于此!

    柳飛絮道:“你們仔細想想,之前劫法場的時候,出手救人的那幾個,無一不是武道宗師的強者,竟然都心甘情愿地聽從林大少的吩咐,這云夢營地,藏龍臥虎,細思極恐啊!

    周道海默默點頭。

    幾個人都有點兒看不懂這個云夢營地了。

    “對了,師哥,大侄女和林大少兩個人,好像……”鄭鬼壓低了聲音,湊過來欲言又止。

    柳飛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個魂淡師弟,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們都看出來了?”

    他只好嘆了一口氣問道。

    幾個浪跡天涯的小劫劍淵高手,紛紛一臉八卦地小雞啄米般點頭。

    “師哥,你想要和崔師兄結親家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啊!

    鄭鬼笑呵呵地道。

    “女大不由爹娘啊!

    “呵呵,我覺得林大少不錯,品性高潔,就憑他冒險救崔師兄這事,就可以看出來,是個義薄云天的美少女,大侄女跟了他,也不算是虧!

    “嘿嘿,師哥啊,我看你怕是離不開這云夢城了,女兒都被林大少拿下,你以后啊,估計得給這個女婿賣命了哦!

    幾個師兄弟嘻嘻哈哈就是一頓調侃。

    柳飛絮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算是徹底認命了。

    “其實你們幾個,也應該好好考慮一下!

    他扭頭看著五個師弟,道:“如今亂世已至,各方勢力并起,正是武者建功立業的時候,我們從小劫劍淵學的一身功法,當初不就是想要為國效力嗎?可惜因為那件事情……如今我們都漂泊數十年,看盡了世事滄桑,見慣了人間風塵,你們的初心,還記得嗎?”

    鄭鬼等五人,臉上的調侃之色消失。

    “不知道為什么,我看到這云夢營地,竟然有一種仿佛看到了日后割據一方的崛起之兆,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好好觀察觀察,若是林大少真的是一心為國,一心護民,我們不妨加入云夢營地,也許,當初

    破碎的理想,可以在這里實現呢!

    柳飛絮又道。

    “好你個三師哥!

    周道海調侃道:“你這老丈人的位子,還沒有完全坐穩呢,就開始為女婿招兵買馬了,忽悠我們哥幾個入伙?”

    鄭鬼道:“柳師哥你這屁股,歪的也太快了吧!

    幾人都笑起來。

    但是很顯然,柳飛絮的話,讓他們都有些意動。

    他們當初能夠經過千挑萬選,進入小劫劍淵,也都是一方天才。

    只可惜跟錯了師父,導致理想破碎,蹉跎半生。

    如今又有了機會,誰能不心動呢?

    不過還是得仔細觀察,好好再看看。

    對于他們來說,押寶的機會,大概也就只有這最后一次了。

    賭注很大。

    不能再押錯了。

    正說話間,崔明軌走過來,深深地行禮,道:“拜見幾位師叔,林大少讓我們帶你們參觀營地,等家父診治療傷完畢,再帶你們去與家父面談!

    “好,辛苦賢侄!

    幾人跟在小崔城主的身后,開始近距離參觀云夢營地。

    “這是醉花樓的人,因為在營地外鬧事,被林大少俘獲,如今正在做苦工贖罪……”

    “這是巍山部的士兵,因為夜襲營地失敗,也成了苦力,負責伐木和采集石料……”

    “這十九位是巍山部【小戰神】公孫白的親衛,因為對林大少說話不客氣,被扒光了當做苦力,負責營地中的重活臟活和累活……”

    “這些是其他營地的流民,審核合格之后,在營地中打工,只要認真努力工作,每天可以得到兩枚【北辰藥丸】……”

    崔明軌很認真地解釋和介紹。

    “北辰藥丸?”

    柳飛絮幾人聽到這個奇怪的名字,不由得滿腹好奇,道:“是用來做什么的?”

    崔明軌解釋了一番。

    幾個小劫劍淵的武道宗師,聽得瞠目結舌。

    人才啊。

    竟然還能調配出這種藥丸。

    現在越想,越覺得這個林大少深不可測了。

    幾人在崔明軌的帶領下,將整個云夢營地都逛了一圈,到最后嘴巴都張麻了。

    他們覺得自己簡直有一種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感覺。

    在這個營地里,很多本該是日常的東西,變得非常陌生。

    還有許許多多他們弄不清楚覺得很荒誕的事情,在等待著揭曉謎底。

    ……

    ……

    “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

    林北辰泡在浴缸里,享受著芊芊的按摩,通過微信,將神殿山上,發生的一切,都描述了一遍,道:“你自己也小心啊,萬一神界的那個劍之主君真的是假的,你怕是會有危險……和我可是貌似和你說了這么多,你可不要去賣我,做人……做神要厚道,要有點兒良心啊!

    猶豫再三,他還是將這里的事情,告訴了劍雪無名這個狗女神。

    畢竟當初是為了幫自己,她才拿著出手費去找劍之主君。

    “現在隨便什么野雞,也敢稱呼自己是神靈了嗎?”

    劍雪無名一副漫不經心的口吻,恢復信息,道:“再說了,就算他以前是劍之主君又如何?如今執掌神界神位,統領千萬神將,呼嘯神界所向無敵的人,可是主君冕下,那個卷土重來的野雞,又能掀起什么風浪,小哥哥,你不要糊涂哦,意志堅定跟著冕下走,才是唯一正確的道路!

    林北辰一呆。

    “你這是早就知道這辛秘內情的樣子啊!

    他問道。

    “嗨,這事兒,在神界早就眾神皆知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神位又不是什么鐵飯碗,有能者居之!

    劍雪無名理所當然地道:“只要神界的正神們都認同認可,那就行了,也就哄哄下界的凡人而已,曾經還有神靈,因為劃拳輸了,丟了神位呢……呃,這些事情你不要去亂說啊,我是看咱倆關系好,才告訴你的,反正悶聲發大財就好了,神靈的事情,你不要去摻和!

    林北辰:“……”

    劃拳輸了丟神位?

    原來神界的一切,都這么隨便嗎?

    不過,劍雪無名和他說這些,算是很夠意思了吧。

    不愧是赤裸相見的交情啊。

    林北辰很感動。 ——

    第二更。

    應該還有更的。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