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魔卡諸天 威館長

第154章 覺醒者的噴香白肉

    小室孝等人到了憂國一心會,自然是讓高城壯一郎非常欣喜!

    畢竟高城壯一郎都已經在心中給自己的女兒打上了死亡標簽,但是沒想到閨女居然全須全尾的回來了!回來就好!這么說也是自己養了十幾年的女兒!投入巨大還沒回本呢!

    這不,這次就回本了,女兒不光自己回來了,還拐回來了兩個貌似進化了的傻小子!

    沒錯,高城壯一郎“一心為公”,在死體病毒爆發后這十來天,根本就沒有派人去搜救自己的獨生女。

    別管他是極端理智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反正他從來都沒有嘗試過救援行動。甚至都沒有出現過悲傷或相關的情感。

    從憂國一心會這個名字就能看出來,高城壯一郎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只是和平的時代無法給他足夠的機遇。他最多也就只能組建一個憂國一心會,給一些政壇大佬當個白手套,做個不黑不白的人。這距離他心中的野望自然是極其遙遠的。

    這次死體爆發不光讓憂國一心會內的成員開始唯他馬首是瞻,更是讓好些投奔而來的幸存者都視他為救命的領袖!

    權力是一種腐蝕人心的毒藥,尤其是當你對它無比渴望又求之不得時,它忽然降臨了。

    高城壯一郎現在想要把憂國一心會做大做強,成為床主市僅有的幸存者聚集地,而他則是這些幸存者的領袖。然后,他以此為籌碼,到城內區尚存的官方政府中某得一個高職位!

    沒錯,憂國一心會通過軍用頻道無線電,接收到了城內區臨時官方政府的訊息。只不過這個消息目前只有他和他的一些心腹知道。

    他們擔心一旦被其他幸存者知道臨時官方的存在,他們可能會產生投奔官方的想法。

    有的時候,高城壯一郎甚至會在夜深人靜獨處時,露出微笑。

    “這一場災難……會不會是建速須佐之男命賜給自己實現夢想的機會?”須佐之男被高城壯一郎視為最偉岸強大的男性神,是全力和力量的象征。

    雖然高城壯一郎不能和別人訴說自己的欣喜,就連妻子都不行。但是他會忍不住這么想!

    在他看來,蹉跎到了四十歲的自己,終于走上了霸業的正軌!

    一個人如果對一個遙遠縹緲的目標過于在意,就會忽略眼前的東西。

    所以高城壯一郎對于高城沙耶就并不太在意,雖然那是他唯一的女兒。但又不是兒子,繼承不了家業。甚至就算是兒子也沒什么,自己還年輕,還可以和女人剩下無數的兒子!

    而和高城壯一郎的“理智到了冷酷殘忍”不同,高城沙耶的母親高城百合子這些天一直隨隊外出,名義上是收集物資,但是方向上一直在向著藤美學園的方向搜索。

    她雖然嘴上一直沒有說,但是心中對于救援女兒自然是放不下的。要不然以她高城壯一郎的妻子的身份,總不至于出這種危險的任務。

    當然十幾公里在這死體遍地的城市里,幾乎就是無法跨越的距離。

    高城壯一郎曾經找高城百合子談過,希望她能放棄這種徒勞的行為,基地內有無數的事務需要她處理。結果那是一次不愉快的談話。

    雖然兩人在表面上沒有任何變化,在下屬面前還是夫唱婦隨的樣子,但是私底下已經陷入了冷戰

    也正是高城百合子她的這種不放棄,最后奇跡般的在大街上遇到了突圍的女兒一行,最終帶他們回到了憂國一心會。

    高城壯一郎對于女兒回歸還是很欣慰的,畢竟養了十幾年,死了就白瞎了。

    但是更開心的是,她女兒帶回來的幾個幸存者中,居然有兩個年輕人是“覺醒者”!

    覺醒者這個名字是高城壯一郎和他的親信們起的。

    這種好似突然進化了一樣的人,會在短短幾天內增強身體各方面屬性,最后像是小超人一樣,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體質,都遠超普通人。

    如果他們也有簡陋的系統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所謂的覺醒者的各項屬性都在之間!

    一項屬性達到常人兩倍,戰斗力就會提升到常人的數倍乃至十數倍!

    那種瘋狂進攻的死體對于普通人來說是致命的,就算手里有武器都非常非常危險。

    但是對于這些覺醒者來說,就是切瓜砍菜。二十人以下的死體,無法威脅到一個手持砍刀的覺醒者。

    而小室孝和井豪永兩人,更是覺醒者中的佼佼者,力體敏三項屬性中,都有兩項達到了20!

    戰斗力比高城壯一郎手下經過嚴格軍事訓練、經過無數街頭廝殺的覺醒者,還要強!

    對于高城壯一郎來說,這就是送上門的兩員大將!這一定是須佐之男的安排!

    他恨不得當著兩人的面,抱起女兒往地上就是一個斷背摔,然后一邊哭一邊罵道:“為汝這沒用的閨女,幾損我兩員大將!”

    不過,在之后他很快就從態度冷淡的高城百合子嘴里得知,這兩員大將居然同時對一個女孩動心。最主要的是,這女孩并不是他的女兒!

    高城壯一郎很不開心,這到嘴的大將是要飛了?

    他招來女兒開始聊天,講述了身為憂國一心會會長和幸存者營地首領的身不由己……這讓他不得不冷漠起來,把痛苦藏在心里,不能去派人救援自己的女兒。如果高城沙耶怨恨他的話,他無話可說。

    高城沙耶很快就明白了父親的“苦衷和重擔”,表示理解父親。

    然后他父親一反常態的收起嚴肅大家長的神情,開始親切的詢問女兒的情感生活,并且鼓勵女兒去追逐心上人。

    當然,一個心上人和兩個心上人都無所謂,要是都能追上的話難就更好了。像是那個宮本麗一樣處理兩個年輕人,簡直太完美了。

    不過這種話高城壯一郎沒有說出口,他決定讓高城百合子以母親的身份來“教導”女兒。

    ……

    夜晚降臨,憂國一心會的電網上燈火通明。他們儲存了極多的油料,也有著足夠的發電機。所以照明和電網都不成問題。

    這是一個難得的寧靜夜晚,沒有零星的弓弩發射和揮刀砍死體脖子的聲音,所有人都能睡一個好覺。就連放哨的人都能放松一下緊繃的神經。

    這時電網后邊臨時搭建的瞭望塔上的哨兵,看到了他們令人敬仰的會長高城壯一郎,帶著四個心腹又在巡視基地了,不得不在心中感嘆:三過房門而不入,會長真是一心為公!

    高城壯一郎帶著親信在基地中巡視一周,然后進入到了一個密道,來到了地下室中。

    像是憂國一心會這樣的白手套半極道組織,自然是要修建地下室的。而且還利用了官方便利,儲存了很多槍支彈藥。要不然在死體爆發的初期,也不會那么順利的就團結了幾百人。

    現在這處地下密室,卻像是刑訊室一樣血腥陰暗。

    幾具死體被封住嘴掛起來,正有一個身材高大卻畸形的怪人,正在用尖細的刀子刨開它們的脊背,然后從脊椎側面取出了幾條潔白如玉的肉條。

    那白肉潔白如玉還散發著一股子奇怪的清香,讓人聞了就有一種吃下去的沖動。

    那被取走白肉的死體立刻就會變得萎靡,就連掙扎都停下來了。雖然還活著,但是變成了葛優癱一樣的姿勢,毫無活力。

    好像并不是所有死體脊椎骨上都長有這種“白肉”,而那個畸形大漢在刨開一個沒有白肉的死體之后,就會大怒咆哮,將死體的腦袋砍下來。

    那畸形怪人長得就跟美國恐怖驚悚片中的畸形殺人魔似得,再加上嘴上為了防止克制不住偷吃,而帶上的可怕黑色皮口罩,就更加的猙獰了!

    這白肉是一些強大死體體內產生的“進化肉”,進化肉這個名字也是高城壯一郎和親信們取得名字。

    他們無意中發現這種肉,并且發現吃下這噴香的白肉之后,體質居然快速提升,吃得越多提升越多!

    如果衛淵知道了這件事,非得驚呼不可:這不是十年前喪尸末日生存小說里的落后設定嗎?

    而在這地下室中,不光有十幾具覺有有潛力產生白肉而挑選出來的死體,居然還有一個人!

    這人是憂國一心會幸存者基地中自然產生的覺醒者,但是他不是很“聽話”,于是在一次沖突之后,這人就趁著黑夜逃走了,據說還偷走了不少物資。

    可沒想到,被認為偷東西跑路的人,居然會被關在這地下室中。

    因為……不光死體會產生白肉,開始進化的覺醒者也會有。

    甚至因為他們這些自然覺醒者更強、更適應進化,所以白肉更多、質量更好!

    之前高城壯一郎一直沒有下定決心,所以這個覺醒者沒有死。但是在接觸到了小室孝和井豪永這種超一般覺醒者的“二階覺醒者”之后,他有點按耐不住自己的不甘心了!

    他不能容忍有人比自己更強!

    “動手吧!”他對那個畸形劊子手說道。

    那個畸形怪人舉起滴血尖刀丑陋的一笑……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