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帶著系統來大唐 農家一鍋出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一曲垂淚開醫療(第一更)

    蝶舞蜂飛一季傾,花開花落總悲情。莫問春風吹何幸,心靜,青山流水可聆聽。

    易逝年華隨泡影。盡興,緣來緣去作別卿。無悔紅塵妝對鏡,珍重,女人誰懂慰平生。

    李易在那里拉著小提琴,邊拉邊唱。

    李隆基只負責聽,宮女與太監們有的分段記譜,有的分段寫歌詞。

    現在他們配合的很默契,各自自己知道要記哪一句。

    一遍演奏和演唱完,李易又來一遍,讓宮女和太監們校對。

    所有的全部整理好,李隆基嘆口氣,從李易這里拿走兩把陰沉木的小提琴,匆匆離開。

    李易看著宮女和太監們惆悵的表情,滿意了。

    果然,音樂是不分國界著種族的,他那時正常的樂曲拿過來,大唐的人聽了便能理解。

    就與他第一次接觸《春江花月夜》、《漁舟唱晚》等樂曲是一樣,很容易接受。

    還有第一次聽歌劇《卡門》,里面的《斗牛士之歌》、《哈巴涅拉》同樣沒問題。

    至于南美的歌曲《倫巴達》,聽完了,還想再聽。

    歌曲送了,李易繼續吃飯,李隆基飯都沒吃完就跑了。

    等李隆基到了百福殿,大家都沒吃飯,似乎就知道他會很快回來。

    今天還是吃火鍋,就這個不用擔心別人試菜給試涼了。

    李隆基看著兩個妹妹,把曲譜展開,想了想,詞給王皇后。

    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湊到王皇后旁邊,一左一右。

    李隆基開始拉小提琴的前奏,到了歌詞需要進入的時候他沒唱,就是哼哼。

    一遍演奏完,再來第二遍的時候,一個皇后和兩個公主同時唱。

    “我有花一朵,種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與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來入夢……”

    “我有花一朵,花香滿枝頭,誰來真心尋芳蹤……”

    “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中;女人花,隨風輕輕擺動……”

    “愛過知情重,醉過知酒濃,花開花謝終是空……女人如花花似夢~”

    隨著小提琴的伴奏,玉真公主已是唱得淚兩行。

    金仙公主眼圈紅紅的,抿著嘴不唱了。

    豆盧貴妃在那里聽得也是唏噓不已:“唉!那少年作得曲子怎這般催人淚,懂女人的心啊!

    其他人也覺得如此,這歌怎么聽著難受呢。

    就在眾人沉浸在難過的情緒中時,王皇后突然出聲:“抄的,被抄的那個找不到了!

    “哈哈哈哈”李旦大笑:“對,聽說過,殺了、埋了,不知道埋在了哪!

    金仙公主眼珠子轉來轉去:“他就作一首,我和姐姐是兩個人!

    “說好的你倆一個!崩盥』淮饝,再寵妹妹也不行,李易那里隨便給別人寫詩作曲?

    每一次都是有目的,今天一個公主過來要,明天一個公主,后天一個國公……

    還有完沒完了?

    等吃過飯,兩個公主一人謄抄了一份拿走了,回自己的觀里找人唱。

    兩把提琴也被帶走,她們有小提琴,還有大提琴,鋼琴也再找人制造。

    自從梁山伯與祝英臺的話劇一出,有錢人都要弄一把新的樂器。

    第二天,不到中午的時候,女人花這個李易抄的歌曲便在長安城中傳開了。

    昨天晚上其實就有人跑到平康坊,把歌一唱,好多平康坊的姑娘在抹眼淚。

    馨研坐在窗前,看著外面院子中的落葉,輕輕念:“緣份不停留,像春風來又走,女人如花花似夢。唉!”

    政事堂。

    “他是閑到了,整日里作這等靡靡之音!币Τ缃K于找到一個說李易不好的借口了。

    “人家給兩個公主寫的,這下平康坊的姑娘們更偏向他了!

    盧懷慎似乎有點吃味兒,這歌詞和曲子,似乎專門為平康坊那些女子所作。

    “你等說說,若老夫提議,把金仙公主許配給李易如何?”姚崇突然冒出來個壞主意。

    張說和盧懷慎頓時向看死人一樣看姚崇。

    “姚相,我什么都沒聽到,你愿意去提就去,我不曉得!睆堈f端起茶碗回屋。

    “哎呀,最近老夫眼花耳聾的,許是病了,什么時候找李易給醫一下!

    盧懷慎緊跟著回房間,茶碗都不要了。

    “哼!”姚崇悶哼一聲,他悻悻地也走了,他可不敢去找李隆基提,提了就完,沒有后續。

    李家莊子的李易也沒去想別的事情,他在練手,在解剖室里對著突厥人的尸體練手。

    “怎么能在戰爭中把死的人快速送回來呢?拿敵人尸體練手,沒有心理障礙!

    李易縫合著碎掉的心臟,失敗了,手藝不行。

    另一個也是尸體泡和冷凍時間長了,心臟與新鮮的差很大。

    他琢磨著挖別人尸體的事情,以前干了也就干了,以后不能再弄。

    當然,若是能再救活一個,就沒問題,可除了小孩子,哪有大人匆匆埋葬的?

    李易知道王興倒是很想挖,在王興看來,挖一千個,只要能活一個,他就沒有罪。

    王興已經跑去藍田縣的許家大宅看過四次遜兒了,每次去還給帶上禮物。

    小家伙可是他親手給挖出來的,又一路快奔到李家莊子。

    “要我不帶一些能保存尸體的設備去邊關,自己的將士受傷,我給治療,敵人死了的,正好練手,活著的也可以練!

    李易羨慕起戰地醫生,條件有限的情況下,什么手段都敢給上。

    像戰場,肚子被刀個劃開了,內臟受傷,直接就練了。

    像腦袋被人給打碎了……刨坑埋了吧,救不了。

    不過肺子被扎開,這個可以上人工肺,然后再縫合人的肺。

    需要助手,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救回來。

    “還得招收太醫學生,隨著工業系統慢慢推進,在工業區的醫生技術會提高!

    李易想著五十個莊子里的護士和三十個太醫署的太醫護士,覺得人少。

    他打算把八十個人輪換著拉到戰場上去,可是莊子這邊又離不開他。

    他一走,哪個大臣要是快死了怎么辦?

    “對外開放一下,拉更多的病人進來,帶他們在莊子中先熟悉各種操作,理論基礎后續慢慢補!

    李易把突厥人的尸體重新放回去,有了決定。

    從醫院出來,他找到宋德:“看看長安的百姓都生什么病,一天先五個人吧,要大一點的病,不保證治好!

    “東主,救不回來,有損你神醫名聲!彼蔚轮。

    “沒人會在乎你治死多少個人,只會傳揚你救活多少人!崩钜讚u搖頭,不擔心。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