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修煉開了外掛 周流星位

第一百九十七章 培養邪物的材料

    轟!

    一層又一層的雷霆世界伴隨著刀光砸落下來,像是要把這人間都化作雷霆煉獄。

    這是周恒能施展的紫雷刀法中最強的一招。

    瞬間就把衛楊整個人吞沒。

    這個七品頂峰的高手,似乎連一丁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當場就被周恒擊敗了。

    可周恒卻是并未放松警惕。

    在他的精神感知中,可以確認衛楊并未被剛才那一式“冬雷霹靂”斬殺,甚至都沒有受什么傷。

    這似乎是牽扯到了法理層面的運用,削弱了他剛才的刀法攻擊。

    待到雷光散去。

    衛楊卻依舊站在那里,只是衣服焦黑了一些,人居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正一臉譏諷地看著周恒。

    另一邊的院落后方,洪甲仁捏著法訣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后還有二十余個穿著醫者服飾,卻面色陰狠的男子。

    天空不知何時已經被朦朧的霧靄遮蔽,無形的疫病之氣已經擴散開來,充斥在周恒旁邊的每一個角落。

    這便是真醫門的疫病符陣。

    “看來,你這一刀還是很虛的嘛!毙l楊搖了搖頭,輕笑道:“周恒,你身上沾染了疫病之氣,在這疫病符陣之中,便沒可能傷我分毫!

    “如今看來,江湖傳言,乃至人榜描述,都頗有錯漏之處啊!焙榧兹蕮u頭嘆息道:“為兄一直聽聞周恒曾有在九品時獨戰三個七品,于八品頂峰時強殺七品頂峰的戰績。

    “原以為你應是實力過人的少年英杰,不成想,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方知真相,他這紫電雷刀,卻也不過如此啊!

    其余二十余個真醫門弟子也紛紛笑了起來,譏諷周恒不自量力,單槍匹馬來這清泉鎮,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院落內的一家人,見到這幅情形,頓時嚇得面如土色,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再也不敢言語。

    居然連周恒都不是這真醫門的對手嗎?

    三人內心絕望。

    錚!

    這個時候,忽然響起了一聲刀兵顫鳴,卻是周恒用手指彈了手里的紫電刀一下,笑道:“果真是好刀,鋒利無比!

    他話音剛落,原本還面帶微笑的衛楊頓時臉色一變,眼中顯露驚恐之色,不可置信地看著周恒,臉上表情也開始扭曲。

    噗!

    噗噗!

    緊接著,便聽接連不斷的鮮血噴濺聲音響起。

    一道道血色匹練像是噴泉一樣,從衛楊的體內噴出,染紅了大地和周圍的樹木以及墻壁。

    衛楊的身體就像是被刀鋒切割開來一般,碎成了十幾塊,骨頭和內臟掉落下來,鮮血橫流成血泊,死狀凄慘無比。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就讓真醫門的人驚駭欲絕,全都張大了嘴,幾乎要將下巴都嚇掉了。

    洪仁甲也是神色劇變,下意識地倒退了幾步,驚疑不定地看著周恒,同時催動法訣,檢查疫病符陣是否出現了問題。

    顯然,衛楊其實在剛才那場交鋒結束之后,就已經被周恒給劈成了碎塊,只是被周恒有某種手段延緩了傷口的爆發,這才造成了如此震撼的場面。

    可問題就在于,周恒是怎么傷到衛楊的??

    明明在這疫病符陣里,身上有疫病之氣的人,是絕對不可能對他們產生實質傷害的!

    怎么會這樣?

    “你是不是在想,我為什么能夠殺了衛楊,我不是應該無法對他造成實質傷害嗎?”周恒的聲音忽然從洪仁甲的背后飄來,輕笑著道:“是這樣嗎?”

    洪仁甲大驚失色,連忙飛身移動,避開身后的周恒,隨即轉身驚慌道:“你,你究竟如何做到,這陣你又不曾破,也接觸了鎮里人,身上應染了疫病之氣才怪!

    “呵,原來也是個蠢貨!敝芎銚u了搖頭,掌中長刀一拋,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把三尺青峰。

    渡玄關劍!

    他左手捏著劍指,輕輕一轉,渡玄關劍立時化作一道劍光,飛射而出。

    在那二十多名真醫門弟子的脖子上轉了一圈。

    當場紛紛人頭落地。

    一個不留。

    這已不是百步飛劍,這是貨真價實的御劍術,是一門有十層的秘六品武功。

    雖然周恒現在只修煉到了第六層,但已經比原本的百步飛劍強大太多,也靈活太多,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錚!

    劍鳴聲顫,渡玄關劍所化的劍光停在了洪仁甲眉心前,并未刺下去,而是散了劍光,懸浮在那里。

    可誰都知道。

    這一劍,隨時可以刺下,洞穿他的腦袋。

    “你,你?!我……”洪仁甲張口想要說話,卻結結巴巴,完全說不出來,這是內心恐懼到了極點。

    為什么會這樣?

    明明一切都算計好了啊,有人牲上的疫病種子,有暗中布置的符陣,應該能徹底地壓制周恒的實力才對!

    可為什么這些準備似乎都沒有起作用?

    不可能!

    他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瘟皇宗的秘六品向我施加的病氣尚且無效,誰給你的勇氣用這種手段來對付我?”周恒搖頭輕笑,道:“既然聽過我的名聲,就應該知道我的戰績,就這樣還敢來算計我,你是活膩了?”

    他緩緩走到洪甲仁的面前。

    略微打量一番。

    又詢問道:“你這真醫門是瘟皇宗的支派傳承?”

    “不,不是!焙榧兹时恢芎愦虻膰樒屏四,聲音都顫顫巍巍,道:“二十年前我和結拜兄弟衛楊誤入一座山間洞府,里面有一堆枯骨和一本秘籍,我們就是這樣的了武功傳承!

    “純靠自學,二十年就練到了七品頂峰?”周恒聞言眉頭微皺。

    他看得出來,這兩人并非是什么天資高絕的人物,一身武功也不算高明,就這樣能在無人教導的情況下,只用二十年就自學至武道七品頂峰?

    那各大府城的教習們可都要羨慕嫉妒恨了。

    就算是純陽宮這樣的當世武道大宗,有著神一品道主的仙宗,其外門弟子乃至部分內門,只靠自學自修都未必能在二十年內踏上七品頂峰。

    這并不正常。

    而且這已經不是周恒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之前他剿滅的三個邪派,也差不多是這樣的經歷。

    偶得秘籍,十幾二十年后達到七品頂峰,最后出來為惡作亂。

    甚至連出來作亂的目的都一樣。

    就是所修武功的要求。

    想要武功更進一步。

    想要從七品頂峰跨越到秘六品。

    只自己苦修是不行的。

    就必須出來做一些特定的事情。

    可惜,之前的三個小邪派,周恒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至于那些獨自行走持邪法作亂的邪道武者,基本都是被他一劍殺了,也沒機會詢問。

    這次的真醫門算是最有規模,最成體系的,正好是一個詢問清楚的好機會。

    “我,我沒說謊啊!焙榧兹噬裆艁y地解釋道:“就是,就是這門武功似乎非常適合我們,基本沒有遇到什么關隘。

    “而且,在我們修煉的時候,還會有一股莫名的氣流從丹田里涌出,滋養著我們的氣血筋骨乃至精神。

    “都是因為這些原因,我們這才能進步得這么快,少俠,不,道長,道爺,我絕對沒有騙你啊!

    “嗯!敝芎爿p輕頜首,繼續詢問道:“除了秘籍,你們還得到了什么?”

    “還有,還有幾塊黑寶石……”洪甲仁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說了出來,道:“我們之所以會有氣流從丹田里涌出,似乎就是因為那種黑寶石!

    “那些黑寶石,你們還留著嗎?”周恒道,他總感覺這么多類似過程的邪法傳承出現有些不正常,可能隱藏著更大的隱秘。

    “沒,沒了。在我們踏上七品頂峰之后,這些黑寶石就都變成了沙子!焙榧兹蕮u了搖頭,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張開嘴巴就要求饒。

    可是他剛一跪下來,整個人的身體忽然一顫,緊接著便劇烈抖動起來,外露的皮膚和肌肉不斷鼓起各種膿包,衣服下面也不斷有凸起出現。

    “啊!啊啊。!”洪甲仁發出了無比凄厲的慘叫聲,痛苦至極,直接就趴在了地上,四肢都開始扭曲到完全不正常的角度。

    滋滋滋!

    洪甲仁的身上響起了像是烙鐵燙皮肉的聲音,一縷縷漆黑的煙氣從他的九竅里冒了出來,后背驟然拱起。

    刺啦!

    只聽一聲刺耳的撕裂聲,洪甲仁的后背居然直接裂開了,噴出了墨綠色的鮮血,同時他全身的血肉迅速干枯,轉眼就成了一具皮包骨頭的尸體。

    而在洪甲仁后背的尸體里,卻升起了一團漆黑的光芒,頓時極致陰暗、邪惡、污穢的氣息就彌散開來。

    原本充斥在四處的疫病之氣頓時都像是找到了主人一樣,向這團漆黑的光芒匯聚過去,很快就讓這團黑光從原本的三尺直徑,變成了直徑一丈有余的漆黑光球。

    “。!”

    漆黑光球里傳來了尖細刺耳的叫聲,隨即漆黑光球裂開,一團模糊的身影就要從里面出來,正要舒展它好不容易凝聚好的身體。

    可是,它才剛剛從光球里探出感知,便迎面撞上了一道至剛至陽,至大至強,像是要打得天穹坍塌,大地陷落的恐怖力量!

    “天地倒傾!”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