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李鴻天

第一百一十三章 從天而降的一劍【第一更,求月票,求訂閱】

    羅鴻第一次發現丹田中的圣人虛影,居然還有這么獨特的作用。

    可以感應危機,并且發出警示。

    若是有致命危機的話,圣人虛影甚至會不斷的跳動,以此來提示他羅鴻,這倒是羅鴻之前從未想到過的。

    這就等于是一個警示器,生命安全的保障。

    之前羅鴻對上耶律策的時候,圣人虛影便發出了警示,不斷跳動,顯然耶律策給羅鴻帶來危機感很強烈。

    修養好了傷勢,羅鴻走出了隱蔽的巷中屋子。

    秘境中,依舊春雨蕭蕭。

    像是陽春三月的如油春雨,讓人感覺到幾分膩意,天空飄蕩著的毛毛細雨,仿佛是柳絮紛飛一般。

    落在這座以黑瓦白墻為主色調的古老城池中,帶來幾分復古的感覺。

    青磚染雨,帶著幾分古意盎然。

    天地間元氣徐徐,與這一場春雨融為一體,雨中有玄意,灑落有聲,卻是能讓人念頭通達,有特殊的感悟。

    這秘境是真的很不一般,連一場雨,都蘊含著極其龐大的天地元氣。

    淋雨都能提高修為,難怪那么多人對秘境無比的向往。

    羅鴻走在長街之上,根據丹田中的圣人虛影,不斷的躲避著危機。

    哪怕圣人虛影提示存在微弱的危機,羅鴻也不會小覷,立刻調轉方向離開。

    因為,此次出來,羅鴻主要的目的是找尋蕭二七,所以沒意義的戰斗,沒必要。

    羅鴻與老蕭對視過,覺得老蕭是個好人,這么一個小忙,蕭二七應該會幫助他。

    古城漫漫無邊,羅鴻也不知道蕭二七在哪里,不過,戴上了邪君面具后,六感得到了極大的增幅,感知力猶如蜘蛛網一般的不斷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行走在寂冷的雨幕長街中。

    距離遙遠的嘈雜聲,私語聲都不斷的被他納入耳畔。

    他似乎聽到了天地在淺語,聽到山河在呼嘯。

    “艸……誰盯上我了!”

    一陣怒罵聲,穿過層層雨幕,隨風傳入羅鴻的耳畔。

    戴著邪君面具的羅鴻驟然睜眼。

    眼眸中帶著幾分笑意。

    “找到你了,老蕭!

    與此同時。

    羅鴻丹田中的圣人虛影亦是發出跳動的危機感。

    羅鴻一笑,白衣飄然,瞬間朝著一個方向爆掠而出,眨眼便消失不見。

    轟!

    天地間的蕭蕭落雨,在一瞬間,被一股蠻橫的力量,擰成了一支半透明的箭矢,帶著可怕的音嘯,狠狠的爆射在了羅鴻原本站立的位置。

    青磚地面瞬間爆碎出一個大坑,被炸開的雨箭四散的雨珠給釘的千瘡百孔。

    耶律策的身形如山峰一般砸落,砸起滿地雨水。

    他一手托著蒼鷹,魁梧的身軀佇立而起。

    “又慢了半步,好敏銳的感知……”

    “不過,我會找到你的,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去哪里!

    耶律策呢喃道。

    下一刻,拍了拍蒼鷹。

    蒼鷹頓時展翅,沖入古城上空,鷹隼之眸,盯著古城,找尋著羅鴻的身影。

    有了蒼鷹的輔助,耶律策很快便追蹤到了羅鴻的蹤跡。

    他大踏步而出,氣息震蕩,猶如蠻荒野獸一般,在古城中橫沖直撞。

    而另一邊,以宮浩,武舉還有長平郡主為首的一群人,亦是在找尋羅鴻的蹤跡。

    城中有不少散修,則是冷冷的看著。

    例如背負著劍匣的吳媚娘,對此不屑一顧的哼哧。

    入了秘境,不尋思著好好修行,居然為了殺人而浪費寶貴的修行機會,簡直可恥。

    吳媚娘不理會。

    她也沒有打算去救羅鴻,因為她很早就提醒過羅鴻了,這些人會在秘境中對他動手。

    可羅鴻非是不聽,她有什么辦法?

    吳媚娘看了一眼那巨大的石雕,身形一掠,朝著石雕方向飛速而去。

    這天機秘境可是昆侖宮的秘境,昆侖宮的存在歷史無比的悠久,可以追溯到萬年前,可以稱得上是一個怪物勢力了。

    哪怕是傳承了數千年的劍道世家吳家,對于昆侖宮依舊是無比的忌憚。

    不僅僅是吳家,哪怕是三大王朝也是忌憚無比。

    因而,若是能夠參透天機秘境,在秘境中獲得感悟,那絕對算的上是大機緣。

    畢竟,每一個秘境都是強者死后的精氣神所化。

    天機秘境很強,乃是由一位陸地仙的精氣神所化,那可是陸地仙啊,超越了一品的存在。

    吳媚娘心中多了幾分期待,若是能夠得到陸地仙的傳人,她或許未來也有機會登臨陸地仙的境界。

    忽然。

    吳媚娘心頭一驚。

    一片雨幕飛濺而起,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朝著她靠近。

    “誰!”

    吳媚娘眼眸中兇芒大盛,雙指并攏成劍指,徐徐一揚,背部劍匣中一柄劍徐徐出鞘,劍出一尺,恐怖的劍氣四散洶涌。

    “老吳!是我!”

    蕭二七壓低了聲音呼喊。

    “是我啊,蕭二七啊!

    吳媚娘姣好的面容上浮現幾抹錯愕,有些無語的看著鬼鬼祟祟的蕭二七。

    這家伙伏著身子,貓著腰,像是做賊似的,一張臉上,滿是警惕,東張西望,還時不時的浮現幾縷猥瑣的笑……

    “你干什么?!”

    吳媚娘額頭上青筋跳動,道。

    蕭二七挺直了腰桿,笑的有幾分尷尬,“感受到了危機感,好像有人要對付我……所以,我來找你,你我二人聯手,哪怕是黃榜第七的宮浩,亦能擋一擋,不過,若是耶律策,咱兩各自逃命,誰也不耽誤誰!

    吳媚娘聞言,倒是放松了些,出鞘一尺的劍,徐徐歸鞘。

    “耶律策,宮浩,武舉他們此刻都在找尋羅鴻,他們要對付的是羅鴻,跟你有個屁關系!

    吳媚娘說道。

    她和蕭二七似乎還挺熟悉,說話也隨意許多。

    “老吳啊,你這理解可就有問題了,我得教育一下你,咱兩一個大周,一個大楚的天才,先不說耶律策,就單單是那宮浩,就有足夠的理由殺我們吧?”

    “他們短時間內殺不了羅鴻,還不能殺一下我們泄憤?況且殺我們,他們是賺的啊,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蕭二七嚴肅道。

    吳媚娘聞言,倒是覺得有幾分道理。

    “嘖嘖嘖……我剛得到消息,羅鴻一入秘境,就被耶律策那貨給蹲了,一番激戰,羅鴻不敵耶律策,奪命逃走,在逃跑的過程中,居然殺了魏千歲的干兒子魏閑!

    或許是和吳媚娘呆在一起,危機弱了許多,不由砸吧著嘴說道。

    魏閑啊,昨日被羅鴻記入小本本,今天……就沒了。

    真的是太慘了啊。

    蕭二七覺得,他這輩子千萬不能入羅鴻的小本本,否則寢食難安,吃飯都不香。

    “你說……如今這么多人要殺羅鴻,耶律策,宮浩,武舉也就算了,那長平郡主還聯合了一群稷下學宮的學子,不少大夏世家子弟,對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收買了呢!

    “真的是龍潭虎穴,老羅實在是太難了!

    蕭二七感慨。

    吳媚娘瞥了他一眼,“我勸誡過他的,可是他還是要來這天機秘境,說明他早就做好了承受這一切的準備,早就承受好入秘境,舉目皆敵的準備!

    蕭二七聞言,感慨不已:“難怪能以七品劍修修為殺完顏烈火,的確是個狠人,不過天才都是如此,于逆境中成長,方是無敵!

    話語剛落。

    蕭二七心頭不由一跳。

    不僅僅是他,吳媚娘也感受到了一陣壓抑,伴隨著春雨飛速的席卷而至。

    “誰?!”

    吳媚娘和蕭二七同時發出了一聲爆喝。

    “是我!

    驀地。

    黑瓦屋頂之上。

    羅鴻戴著半邊邪君面具,在蕭蕭雨幕中,笑靨如花的盯著吳媚娘和蕭二七。

    他本來想單獨找到蕭二七的,但是這家伙怕死,和吳媚娘湊一塊了。

    那羅鴻就只好一起找了。

    吳媚娘當初還提醒他秘境很危險來著,應該很好說話。

    “羅鴻?”

    蕭二七和吳媚娘神色微變,看羅鴻這架勢,似乎一直都在找尋他們。

    看著羅鴻那燦爛的笑容,見識過羅鴻記人小本本的小心眼的蕭二七頓時警惕了起來。

    “羅公子,你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要殺你的是耶律策,宮浩他們,你來找我們做甚?”

    蕭二七道。

    “我有個忙要你幫!

    羅鴻道。

    “長平郡主那邊,聚集了一堆人,我基本上都不認識,不知道名字,老蕭,你知道他們的名字嗎?”

    羅鴻問道。

    蕭二七聞言,面皮子簌簌抖動。

    艸!

    你特么找我就是為了這事?

    原來盯上我的就是你?

    吳媚娘則是一頭霧水,她以為羅鴻找蕭二七是為了一起聯手。

    卻沒有想到,只是想要知道那些人的名字。

    咋的啊……還想認全名字,加個好友嗎?

    蕭二七心頭則是波動起來,他瞬間明白羅鴻想要做什么了。

    他很了解羅鴻。

    “我若不合作,會怎么樣?你會記我小本本?”

    蕭二七看向羅鴻,問道。

    羅鴻戴著邪君面具,整個天地都是晦暗無光,他笑了笑,但卻沒有多少笑意,道:“你猜!

    驀地,羅鴻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穹上展翅環繞的蒼鷹。

    蒼鷹鷹隼般的眼眸盯著羅鴻,猶如鋒銳的長劍,要從天穹灑下。

    “快點,沒時間猶豫了!

    羅鴻道。

    蕭二七咬了咬牙,他自然也是看到了那蒼鷹,那是耶律策的蒼鷹。

    吳媚娘一頭霧水。

    “好!”

    “干!”

    “把老吳也算上!”

    蕭二七道。

    羅鴻眸子一轉,落在吳媚娘神色,嘴角上揚。

    吳媚娘頓時一臉警惕。

    她想拒絕的,她都不知道發生什么,干什么干?

    不過,還未等吳媚娘開口。

    羅鴻已經瞬間掠走,蕭二七腰間挎二刀,踩起積水亦是飛速跟上。

    吳媚娘神色微變,她感知到了雨幕中傳來的灼熱氣息。

    耶律策!

    沒有猶豫,吳媚娘亦是飛速跟上。

    當耶律策趕到的時候,羅鴻又跑了。

    這讓耶律策面色愈發的難看。

    ……

    吳媚娘的確是不知道羅鴻和蕭二七要做什么勾當。

    不過,很快,她知道了。

    隱蔽的巷弄中,羅鴻已經摘下了邪君面具,發絲重新變為黑色。

    這倒是讓蕭二七和吳媚娘一驚,這面具,是一種增幅的寶物么?

    戴上面具,羅鴻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太一樣,變得強勢和凌厲許多。

    羅鴻取出了人皮冊子以及隨身炭筆,看向蕭二七,道:“從最弱的開始!

    “那人,排在隊伍最末的那個,叫做劉涵,世家劉家的一位天才……修為五品!

    蕭二七頭戴斗笠,指著其中一人,道。

    羅鴻點頭,在人皮冊子上寫下了“劉涵”之名,此人追殺過他。

    所以……殺!

    羅鴻眼眸中殺機畢露。

    今日,他攤牌了,壞蛋身份不裝了!

    “等我!

    羅鴻看了吳媚娘和蕭二七一眼,道。

    爾后,身形瞬間掠出。

    蕭二七和吳媚娘呆在隱蔽巷弄中,盯著前方,不知道羅鴻想要做什么,難道他想殺劉涵?

    可劉涵在隊伍中,怎么殺?

    在靠近那隊伍差不多百米左右。

    羅鴻止步,尋了一條巷弄,貼墻而站。

    雨幕落下,淋透他身上的白衫。

    那隊伍中,長平郡主,宮浩,還有武舉等人全部都在。

    羅鴻若是正面沖殺,怕是會被反追著打。

    不過,羅鴻又不傻,自然不會選擇正面沖殺。

    抬起手,煞珠浮現,疊加九十九道劍氣的煞珠劍化作了一根黑色的細針,心神一動,細針騰空飛起,沖入九霄,仿佛于毛毛細雨融為一體。

    煞珠劍在天穹上飛馳。

    很快與一滴雨珠融為一體。

    羅鴻瞇起眼,眼底中有黑暗流轉,邪影……在咆哮!

    開始獵殺陷入黑暗中的人們吧。

    ……

    雨幕中。

    劉涵跟隨在隊伍最后,驀地,一股寒意涌上心頭。

    他低頭看了一眼因為落雨,而泛起一圈又一圈漣漪的青磚地面,雨水漫過了他的腳踝,有幾分難受。

    忽然,他看到自己的影子中,突然伸出了一只黑色的手,攥住了他的腳!

    劉涵陡然感覺頭皮炸開,死亡的陰影籠罩住他,仿佛整個天地都變得黑暗。

    這什么東西?!

    驀地。

    一滴雨珠從九天之上落下,晶瑩的雨珠中,一柄如牛毛般的小劍安靜懸浮。

    轟!

    剎那,在落下接近劉涵頭頂三尺距離之時,隱匿的劍氣陡然爆發,劍吟之聲如驚雷炸響。

    細如牛毛的小劍,陡然化作了二尺煞珠劍!

    從天而降的一劍,疊加的九十九道劍氣陡然爆發!

    宮浩早在煞珠劍落下時就察覺到了危機,可沒想到對方的目標會是毫不起眼的劉涵。

    他怒吼一聲,劍鞘出劍,飛劍甩動出一道犀利的劍芒,飛速掠出。

    然而,來不及了。

    噗嗤!

    雨珠迸裂,炸開水霧,一柄黑色短劍如黑色閃電,如死神的匕刃,瞬間貫穿瞪著眼滿是茫然的劉涵眉心,釘死于地。

    雨水染血水。

    一劍斃命!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规则